山中林下

这里主产文野all太,cp洁癖严重,基本一名老母亲粉,

摸个鱼

忽然想写森太双性转,虽然这个不明显

速涂,看过开心就好,智障慎入

求生欲是我标亮,中也粉,芥川粉,广津粉,社长粉,柠檬君的粉不要看,这几对我也吃的,但这是森太见的小情趣,请不要较真,笔芯

明明有很多梗先摸出来的确实这么个智障玩意儿

——————————

老人家,你需要更多的刺激,她嘲笑森,丝毫不管前一刻钟还哭得接不上气

森也毫不介怀地问,你想要怎么办呢?找人来一起玩?我给中也君打个电话吧

太宰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先不说你叫中也来做这种事红叶姐会不会跟你拼命,蛞蝓的身高,三年前就没再变过了吧?你确定他那里不会像个初中生一样吗?

森歪歪头,那芥川君呢?不等太宰回答他又自己否决了这个想法,虽然愿意像狗一样服侍太宰君的情谊让人感动,但是芥川君的话在床上未免太过无趣了。

那广津先生呢?

太宰啐她,饶了老爷子的腰吧。

森撑在她身上,那柠檬君,太宰君愿意我也不愿意的

太宰眼睛亮了,不如去找你老情人?

森看着自家小小姐,熟门熟路的摆出一张委屈脸,治子酱,我们并不是情人啦,而且我觉得那家伙对猫的性趣比对我更多

太宰愣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

哈哈哈——啊呀,你别挠我啦,你都说出来了,还不许我笑嘛?
——————————
社长那个不是情人是真的,毕竟我all太洁癖晚期。

森纯粹是黑社长黑出了习惯

——所以被嘲笑也不能怪别人了





















——最后她们还是自己干了个爽

(路人太)花辞树

路人太,治子小姐,发肤之下里的那个死去的男孩子的剧情,但是没啥剧情,prprpr小姐姐吧(@ ̄ー ̄@)

悄咪咪的说,本来是有剧情的,但是沉迷pr小姐姐,节奏打乱了,就。。。再次纯pr了。。。_(:3」∠❀)_

我知道你有那个,给我嘛。

女孩子拽着我的衣角撒娇。

她的命令太过轻描淡写,我一瞬间几乎以为是孩子在要求一件玩具。

然而治子小姐不是孩子。

她的笑容绵腻,像一簇桂花排在嘴角,手里攥着张打印纸,我瞥了一眼,是教父新购入的货物的运输航道。

前些日子里教父一寸寸地指给我看。

你可以在这里好好活下去的是吗,我的孩子?他的手指擦过我的头皮,画面温馨到虚伪。

我把她抱进怀里,年轻女孩子的身体出乎意料地丰盈,像一朵刚打发的奶油花,颤巍巍地立着。

你想怎么做呢?我问她,我能得到什么呢?

她松松扣住了我的脖颈,我低头亲吻她的肩臂。

太宰小姐生的一身好皮肉,颜色娇得像初绽的粉佳人,偏偏又是恰恰好的温凉,触碰她的感觉就像亲吻夏天的水面。

女孩跪在我的双腿上,俯视着我。她的睫毛并不浓密,稀稀松松的两弯,甜蜜的琥珀色,莫名其妙的幼生感。

她的瞳仁颜色也是浅的,顺光时尤其好看,宛如两颗经年的蜜蜡珠子,时光盘出独一份的惊艳色调,仅是注视也携着沉甸甸地暖意。

但是再暖也只是画皮,治子小姐不是限时赏味的舒芙蕾,她是漩涡,是流沙,是洛丽塔,是莉莉丝,她是勾人的,是有瘾的,太宰是惹人疯的。她实在太懂得自己,她总能编织出令人目眩神迷的桃源幻景,没有阳光,草地,折射七彩光的雾霭,她依然是致命的太宰治子,轻而易举地使我被多巴胺的飘忽感主宰。

治子小姐捧起我的脸,你生气了吗?她问。

她的姿态温驯而柔软,就像牧羊的少女,又或者少女抚摸着的羊羔。

我抵着她的额头,治子小姐抬眼看着我。

这是恶魔的眼睛吧,我对她说。

治子小姐甜蜜地笑起来,怎么会。

她的仪态从来不会出错,七分的颜色,十二分的姿态,比人更机谨,比机器更生动。

让人想要打破。

治子小姐有一股奇怪的气质,她坚忍她温柔她多智近妖,可与此同时,她又怀有一股与她几乎格格不入的脆弱感,这点突兀又恰好的脆弱,害人爱她同时又忍不住怀有恶意——她有多伟大,那又怎样呢?比别人家的孩子更令人讨厌的是邻居家的孩子,没有了那一点距离感,差距明明白白的摆在台面上,更令人恐惧而生厌。治子小姐便是如此。这一点示弱便仿佛把她拉下了神坛,成为触手可及的存在。

可这就是人呀,神,已经很久不曾在这人世间行走过了。

所以我说,我不愿意,你要怎么办呢?

治子小姐依旧笑着,她跪直了身子,揉着我的头发。

别闹,她说。

她的眼睛应该是一勺汞。

完美的色泽,流动的金属。

不然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教眼底溢满情意。

我抱住她,把头埋进她柔软的胸脯里,你不要这么看我,好不好?你明明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你不要这么看我。

如果,如果我真的喜欢你了,怎么办。

那我就真的,输的什么也不剩了。

你要拿走这批货物,这是教父给我的安身之本,你要我怎么办。

她俯身看着我,她的眼神洞彻而怜悯,就像许多许多次我想象的那样。

我从来都知道治子小姐不爱我,她拽着衣角向我撒娇的时候,我知道她不在乎我,她偶尔施舍的眼神太像我母亲,也像高坐云台的神灵。

这样啊,她说,那就让我来送你走吧。

我对她说,这样是亏本生意吧,真的没关系吗?

她的手抚上了我的眼皮,力道大得我以为她就要把我的眼球抠挖出来,但是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想要这样,而且等待了很久啦。

偶尔我也会想要任性一下呀,她笑着说。

睡得一脸满足啊,太宰先生。

摸个鱼

顺带不要在意背景啦_(:3」∠❀)_

大约算个长评,_(:3」∠❀)_

看不出来了,让我来大鹏展翅一下_(:3」∠❀)_

首先塔亮是和黑时三人的死亡有关的,根据四年前塔亮过一次,而且恰好黑时剧情距离文野剧情开始也是四年,我猜四年前死去的是织田作。但是如果我的上一个假设成立,这是一个虚拟世界,生死与现实世界相关不大,但是织田作还是在这个恰好的时间点死去,而且根据安吾的所见,尸体在塔的最上层,并且还有两个名字,并且纸条分别出现在死去的安吾和太宰的心脏位置。

文章开头描述太宰自杀,但是明显带有目的性,而且根据后文,自杀是不可能成功的,太宰只能在塔里被杀死,而太宰应该是有所预料的,那么在此前,为什么他没有去,而是直到陀总来找他才付出行动呢,两种可能,一种可能,他进不去塔,第二种可能,他在犹豫他是否承担得起这种行为的代价,根据陀太的对话以及太宰的人设,我个人倾向于第二种更多,但是第一个也有比例,根据下文,陀总的到来解决了这两种顾虑,先说第一种,联系下文陀总的刷新地点,我认为塔的掌控权,至少是纸面上的掌控权是属于陀总的。再说第二种,不管是太宰的自白还是陀总的话,都表明维持现状,太宰会失去某些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但于此同时,应该注意到陀总说的是已经知道失去的痛苦,纵观剧情,我认为指的是织田作,原谅我cp脑,我认为这一次也是为了织田作。

在此之后,乱步回到侦探社第一句就问太宰,得到答案之后沉默了,首先乱步一回来就问太宰肯定不是正常的乱步会做的事情,所以有两种可能,一是太宰变得很非常特别重要,二是有什么变动发生了,这种变动和太宰有关,我还是认为两者兼有。根据乱步的设定,我觉得他应该知道的和陀太彼此彼此,所以我认为这种态度基本可以代表侦探社的态度,不赞成但是不插手。我的理解是不赞成是因为太宰的选择对大局来说是有害的,不插手是因为侦探社在非集体活动中一向比较尊重社员的选择,尤其是太宰这种,某种程度上算是游离在制度之外的。

再说安吾。作为黑时三人的最后一个,我觉得这篇文里安吾的自主性高的不正常,在正剧剧情里,安吾的每次出场都或多或少的代表了当局的态度,但是这一次安吾却像一个无组织的人,这么重要的塔,潜意识不能进,他进去了,也没有人来阻拦啊什么的。同样两种可能,第一,这个世界不存在当局,第二,当局的影响是存在的,在博弈中,他们留下了安吾,所以剧情开场时,安吾是“知道”的最多的人,但是他没有组织。(社长我摸不清,一方面我觉得他都知道,另一方面他看起来基本没有插手任何进展,而且烧成焦炭那里存在感过低?如果按照动画的话,他会在大方向上为侦探社定下基调,所以那次出场到底代表了什么,我们弄懂,这是我推论的第一个缺口)其次我认为安吾所“知道”的,至少在他出场前被模糊了而且我认为太宰应该至少看到了甚至推动了安吾的结局。

最后,回到危害这里。

不负责地猜一下,我认为危害是陀总可以死掉回到现实世界。如果陀总掌控着塔,那么为什么非要把所有出场的剧情人物全都祸害死掉(剧情此时唯一出场且存活的只有乱步先生,而且乱步先生。。。战五渣没得跑吧),才说出我也很快会死去呢?两种可能,第一种,陀总的理想是建立一个无异能者是世界?然后他要把所有人坑死才能像if宰一样放心去死,不过这个感觉不太可能,其一这个世界已经暴露了问题,其二,感觉不是陀总的处事方式。第二种,陀总不能死,除非前面那一串都死了。所以其实是禁锢陀总的,三方博弈决定,当局付出安吾,侦探社太宰一定参与了,全体也有可能,(所以侦探社才能接供电的委托),黑手党放弃了织田作(毕竟这个黑手党实在存在感好低?),而最终由太宰和陀总共同促成,两方决定回到现实中一较高下?当然这个也说不通塔下的那些人,毕竟原剧情十几年前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剧情?所以以上推论应该不成立,抛砖引玉,静待答案_(:3」∠❀)_

最后,乌托邦世界会不会是领了便当之后的世界呀,因为织田作是唯一一个死了之后在剧情里还有戏份(感谢太宰)的人,所以他才能成为塔?

《转让梗》男妻怎么啦

最近重温《谨言》,重燃对男妻的爱,衍生了一个脑洞,希望有大佬捡走QvQ

两个prao,分别对应织太,中太,各自场合内双洁,逆cp及cp洁癖勿入,古早风天雷慎入,男妻慎入

===========================================

织太的场合。。。。

宇直深柜传说中的接盘侠其实是正宫来着的好人大少织&天然弯撩美浪的心机平民宰

为了冲八字,织家把宰娶进门。其实宰作为一个天然弯,还是蛮乐意的,但是纯良大少织田作不知道啊,他以一个纯直男的角度脑了一场为了金钱权势不惜抛弃尊严的苦情大戏。

于是新婚之夜,一对鸳鸳灯下独处。织田作挑开盖头,宰崽抛了一个精心准备的媚眼。

然而织田作满怀歉意的说,我知道你是被迫的balabala......你放心我不会动你的balabala.....我会给你绝对的自由balabala......

宰:OvO????????

宰:.......呵呵。

大猪蹄子织:我怎么感觉不太好,是错觉吧哈哈哈哈哈。。。。。。

后续没脑,织太就酱

===========================================

中太场合,

暴脾气横滨第一酷哥不解风情凭本单竹马chu&黑切黑横滨第一苏套路接套路竹马宰

双黑竹马竹马,横滨街头两霸。宰被批命说生来克妻,大佬不搞事不高兴森就去找了红叶,给两个人硬拉了红线,把宰当妻给嫁了。

中也小霸王超级不高兴,婚礼那天抓着小弟去酒吧喝酒,并且暗暗脑补宰崽得落多大面子,然后喝嗨了后的中意外发现宰崽在他们隔座坐下了,而且明显也是玩了很久。

中也:。。。。。。

惨遭打脸的中决定装作不认识宰崽,但还是没忍住去听他说的啥。

然后。。。。

闺蜜:所以你就不回去了?

宰崽:切,我现在在这儿,我就是借个名,明早起来还是堂堂正正的,我要是跟他睡觉了,我还真窝他家给他当小娇妻?我不要面子的啊?

中:......嘿,我这暴脾气

果断逮回去嗯嗯啊啊之。

然后第二天。

大眼瞪大眼。。。。。

其实很虚的直男中:……啊,我们昨天……

宰崽:不,我们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中:啊,嗯……嗯?太宰你说什么??!!!!

宰崽:没事的中也,我知道你还是个直男,没关系,我也是,从今以后咱俩桥归桥路归路,我不管你的事,你也别拦着我找小姐姐,你要是找到想结婚的了呢,就跟我说一声,咱俩就散了,同理我也应该享有这个权利balabala……

中也:(눈_눈)????????!!!!!!!!!

中也:妈的太宰,我还没说话呢,谁准你一个人就决定了!我说我不认这门亲了吗?

太宰:OwO

这其中多少套路,尽可以脑,智商有限我就不铺开脑了

================

最后,求捡走qwq

是我家团砸 @西西里团子 送的礼物

呜呜呜呜超可爱(ღ♡‿♡ღ)

是直男拍照没错了_(:з」∠)_

捏出来眼睛好好看啊啊啊啊啊

你眉眼含笑,我亦多情不敢老

ԅ(¯﹃¯ԅ)

转让设定

王耀借个名字系列,狂炫酷霸跩少主系列

假如神话时代存在的话,套用洪荒流,商末的耀耀一定是最颓最酷的感觉了

争你个大头鬼的气运啊,圣人了不起咯,要打滚去天上打啦,就你们家还可循环利用的娃娃金贵,我家国民的命不值钱的哦(▼皿▼#)?

想看怼天怼地怼圣人的正太王怼怼,因为兵祸四起的缘故大概会有点虚,但是毕竟是洪荒人士,奉行撸袖子直接干的原则。

最后耀耀献祭了商朝和洪荒大力出奇迹的王怼怼把一堆神仙赶出了华夏的黄土地,并且奉周的统治者为天子

自此,神话时代结束,世上再没有一个神可以操纵他的国民

人固有一挂,或挂于考证,或挂于考级。

生固有一卒,或卒于学习,或卒于实习。

横批:我上了个假大学

Ψ( ̄(エ) ̄)Ψ

转让梗》恋爱吧,以柏拉图的名义

时尚圈prao

可惜你撩不过太宰大佬系列

太宰出道时因为气质及行事风格
(撩小姐姐上瘾)的原因,被包装成十男九gay的时尚圈中最后的直男之类的,宣传也多是女友视角啊这样。

艺名私心想叫帕瑞戴兹(paradise失乐园)

最后被一个痴汉粉分析出来太宰是无性恋者。

注:无性恋(Asexuality,也称为nonsexuality),是指一些不具有性欲望或者宣称自己没有性取向的人,即不会对男性或女性任一性别表现出性欲望,即缺乏性冲动。无性恋者有别于禁欲者和独身主义者,一般没有宗教信仰的因素。他们对男性和女性都不会产生与之发生关系的欲望,但会因自己的性别或日常经历而对某一性别多出一些好感。一些无性恋者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如希望找个伴侣或渴望拥有孩子而与别人发生性行为,尽管他们缺乏性欲和性吸引力。

结果被实锤之后,粉圈暴动,认为人设崩塌

再也不能把他当成男朋友看了,这样。

然后宰的公司为了挽尊,就开了一个直播,请了很多腕+弯,来直播撩宰,证明虽然宰不是纯粹的直男,但也确实不是gay。

顺带:为了公平起见,撩宰的人选是公投出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

提问:如何在知道对方对你没有欲望的前提下正确打出恋爱支线。

谢邀,来不了,GG吧

大概就是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但是你能不能别撩我了和我很认真的在撩你你能不能给点反应的悲惨事件。

此后一连数月,头条都是:今天,你的男神被反杀了吗?

谢邀,我觉得他早就GG了

结局自由心证,讲道理,我觉得我是all太党

跪求大佬捡走(=;ェ;=)